发表于 2019-06-09 01:34:09 ,最后修改于 2019-06-18 19:03:11

2015 年,我初次在中国联通入网。

2015 年至 2019 年,中国联通未经我的同意,擅自向我发送了上百条商业性电子信息,拨打了上百通商业性营销电话。这种违法侵权行为严重扰乱了我的正常生活,导致了我坐立不安、心神不宁,侵害了我安宁生活的人格利益,使我蒙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精神痛苦,给我造成了客观上的精神损害。

2019 年 04 月,我向中国联通反映问题。中国联通经上报后表示,可以补偿话费叁拾(30)圆,不退不转,有条件限制使用。引用一句网络用语吧,我可“去年买了个包,超耐磨的”吧。

由于对中国联通的处理意见彻底失望,2019 年 04 月,我向河北省通信管理局正式投诉中国联通未经我同意擅自发送商业性电子信息、拨打商业性营销电话,情节恶劣一事,请求河北省通信管理局给予中国联通罚款处罚并向社会公告、记入社会信用档案并予以公布、纳入电信业务经营不良名单并向社会公示等处罚。

投诉非常简单,只需要理性写明请求事项、事实和理由、证据和证据来源,发送给河北省通信管理局即可。河北省通信管理局对此类业务不收费。

经河北省通信管理局工作,2019 年 06 月,我与中国联通达成和解协议。中国联通向我支付了一笔赔偿金,我不再继续就此事追究中国联通的法律责任。有其他用户表示,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他身上,我获赔的金额足以使他忘记所有的烦恼。中国联通还表示要登门道歉,但考虑到其工作不易,我进行了谢绝。

中国联通还为我豁免了 2019 年 01 月由于我个人不慎超量使用上网流量导致的巨额套餐外上网费,还为我办理了据媒体和其他用户说是“老用户与狗不得办理”的有关业务。我对此表示满意。

随后,河北省通信管理局及时对我进行了电话回访,“请问”我“是不是戴冰松先生”,“方不方便接听电话”,“有没有与中国联通和解”等,态度特别礼貌,用语特别规范。

最后,河北省通信管理局正式为我送达了《答复书》,我对此表示特别满意。